【瓶邪】《缘于蛇沼》——《一起找回的》

一起找回的

*私设 黑金古刀未找回
*(不知道是不是)私设 张起灵没有蛇沼前记忆

八月,从长白山下来,经过一番休整,顺便一不小心互表心意顺带在床上滚了一圈后,我跟闷油瓶在第二年五月就又去了蛇沼,目的十分简单粗暴,找回黑金古刀。
其实我之前自己来过一次,但很显然并没有找到,并且连影子都没见着。还好这蛇沼估计是看在熟客的份上,没有太亏待我,附赠了一小段费洛蒙。就不知道这次跟到主人一起来,这神器能不能自己跳出来?
没长腿,估计不行。

蛇沼还是老样子,没变。我们沿着第一次来的路线,以兰措为起点开了车经过魔鬼城前往蛇沼,路上还能感慨两句物是人非。不过进了雨林之后,就完全认不得路了,只能凭感觉估摸着往中心...

【瓶邪】《缘于蛇沼》——质变

*以蛇沼为中心,系列短篇,共三篇。

质变

*吴邪视角
*接十年

有了闷油瓶的指引,我们下山的速度快了很多。在半山腰遇到了小花留的几个伙计,才给闷油瓶换了件衣服。胖子就说我让人在门里头待了十年还不给件儿衣服穿穿,是虐待百岁老人。我也没理他,百岁老人的身体比我一个快四十岁的还好,谁信啊。
下了山,我就让小花和一部分伙计先回去了。北京解家前两年被我那一闹,走的走,散的散,道上多少人等着看好戏,小花现在要是还不回去,就真得出乱子了。
我和剩下的一部分伙计就暂时留在二道白河休整,计划是两天后出发。
一波人浩浩荡荡地住进了预定好的宾馆。为了让所有人都住进同一家宾馆以便于随机应变,绝大多数都是两到三人一个房间...

【瓶邪】《缘于蛇沼》——十年之前

*以蛇沼为中心,系列短篇,共三篇

十年之前

*吴邪视角
*其实算起来可能不正好是十年,但……就这么写了吧

“知道了,佛爷。”几个伙计说完,开始在车旁扎营。
我和其中的一个伙计又交代了一遍最重要的事宜,就背上装备,沿着河道进入了这一片久违的雨林。
我独自行走在蛇沼鬼城,这个地方实在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好的回忆,不是阿宁逝去,就是文锦姨失踪,再要不就是闷油瓶失忆,反正是没啥好事,因此我在上次离开后曾暗自发誓即使再收到闷油瓶的邮件我也不会来这里了。
然而今天我还是来了,为了找那把被我弄丢的黑金古刀。
蛇沼里的一切看起来都和第一次来时没有任何区别,实在要说有不过就是安静了很多,没有胖子在我边上插科打诨儿,真还...

新年快乐!七夕快乐!

【瓶邪】等

稻米节快乐!
第十四年,我还在。

张起灵又去巡山了。
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癖好,三天两头去,可能当天回来也可能一周才回,可能以朝阳为背景,可能已是红霞漫天,又或许是黑色幕布上一个蓝色的影子。
换句话说,没个定数。
所以通常吴邪在把活儿干完之后,就往后院那张竹躺椅上一靠,要么捧本书,要么拿个手机——当然是后者较多,蹲后院坐着,——毕竟整幢房子除了屋顶就后院看山最好,更重要的是张起灵基本是从那儿回来的。——而自从有了从屋顶跳下时崴了脚的惨痛经历,吴邪就再也没上过屋顶了。——坐着等人回来。大多时候这一天是等不到的,吴邪也不急,也不恼,第二天继续坐那儿,连胖子用“望夫石”调侃他都不为所动。

吴邪:反正...

【瓶邪】树鼠一家(上)

树鼠一家(树精瓶×松鼠精邪)

上、
吴邪是一只生活在城市里的松鼠。
他之所以会到城市里来,原因非常简单,概括一下,就一个字:懒。
吴邪住的那棵树所在的林子被定为城市绿化用林的消息传出来已经有些时日了,别的松鼠早就跑去了附近的林子,他愣是没搬家。按吴邪自己的说法,开始他觉得从放出风声到实施行动肯定有一段时间,于是就没搬,后来左等右等也没人来把树移走,吴邪就觉得消息有误,干脆不搬了,该吃吃该喝喝。
结果好日子没能继续,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早晨,吴邪正在树洞里酣睡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地动山摇,他就探出脑袋看了一眼。
这一眼不得了,吴邪发现自己所住的那棵树竟然被连根拔起,装上了车。还是自己运气好,这棵...

【瓶邪】快餐

快餐

*时隔两个月的更新
*午饭时偶然想到的故事

胖子前两天有事儿回了北京,雨村的小房子里就没了厨师,剩下两个都不是乐意做饭的主儿,自然是每天能凑活就凑活,倒也没亏着过自个儿。

这天张起灵去巡山,回家路上听到手机响了一声,点开看,是吴邪的一条短信,说村东头新开了一家快餐店,让他直接去打包两个菜回来,就不做饭了。
他掂了掂筐里的野菜,想想还是回了一句“好。”

也许是刚开业的缘故,快餐店生意很好,店里坐满了人,打包的也不少。张起灵拿了一个托盘,随着队伍慢慢向前走。
橱窗里的菜色十分丰富,另一头的厨房里仍不断有一盘盘新菜被端出、摆好,热气腾腾的,模糊了视野。

被身边的人不小心碰了一下,张起灵条件...

【瓶邪】嗡(人类瓶×蚊子精邪)(下)

*果然不写大纲就会烂尾
*ooc预警

(下)

午饭仍然很简单,青菜香菇,小炒肉和番茄蛋汤。可从未尝过这些的吴邪却吃得津津有味,仿佛在品味某种珍馐美味。

不出意外的,张起灵在洗碗时又收获了来自吴蚊子精的一枚轻轻软软的吻。

午后的时光闲散而宁静。张起灵一向有着睡午觉的好习惯,于是吴邪也暂时先按下了心中对这个新世界的好奇,尾随着张起灵进了卧室,乖乖地看着空位躺在了张起灵的身旁。

吴邪很快就睡熟了。就像刚上幼儿园的小孩儿总是一到家就要睡觉一样。他还有些累。

身侧传来轻微的鼾声。感受到那一团温热,张起灵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竟毫无睡意。

是因为吴邪吗?

这个冒冒失失地闯入自己平静生活的人,以...

【瓶邪】嗡(中)

*人类瓶×蚊子精邪 短篇 HE

*520之后还有521

*再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张起灵走回卧室,翻翻衣柜拿出一套衣服,扔给吴邪。

吴邪手忙脚乱的接住。刚变成人的他还有点不习惯,看见有东西扑面而来只想飞着躲开,却忘记了自己已经没有翅膀了,差点摔过去。

等到好不容易重新坐好,吴邪捡起地上的衣服,又愣住了。

这…这玩意儿,怎么穿啊……?

吴邪试着套上背心,却手臂一伸伸到了该钻出头的地方,费了老大劲儿终于调整对了,又被提醒穿反了前后,连忙红着脸掉了个个儿,才把这一件穿好。

衬衫的扣子可不是那么好扣的,容易搭错不说,对于还不适应自己这一双手的吴邪,单单是把扣子塞进衣服上小...

【瓶邪】嗡 (上)

* 人类瓶×蚊子精邪 短篇

*520贺文,50粉贺文,以及久违的更新

*我以为自己今天能码完的 然而事实证明我太天真

又到夏天了。

然而住在十八层的张起灵完全没有关于蚊子的烦恼。

先不说小时候误食草药使他从此蚊虫不近,就是这十八层,也没有什么会坐电梯的蚊子精能上的来。

不过今天,张起灵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敢咬他并且吃的很开心的蚊子。

目前来看,还是雄性。

吴邪是一只蚊子精。

他从小在森林里长大,被他的父母还有二叔三叔照顾得健健康康,以露水花粉这样的东西为食。

虽然说建国后不许成精,但他从生出来就是只蚊子精了,也不能怪他吧?

蚊子精吴邪快快乐乐地生活着。

直到...

1/4